作者為振興醫院公關組組長這是舜宗近來最愉快一餐,即使胃很不舒服,還是想多吃一點老媽煮的菜,連打幾個飽嗝。幫忙收拾後,他和阿東坐在沙發休息,想著要怎麼開口跟母親說他不久人世的消息。母親端著水果從廚房出來,舜宗突然胃痛嚴重發作,像被人扭絞腹部、千根針刺進胃裡,東西全吐了出來,血用噴的,客廳沾染了處處血跡,休克側倒沙發上,阿東見狀扶住他:「老大老大,你還好吧,你醒醒啊!」舜宗的母親被眼前景象嚇到,手中托盤從顫抖雙手掉落,杯盤碎了、水果灑散一地,愣了幾秒才回過神,「兒子兒子,你沒事吧,你到底怎麼了?」她踩過碎杯盤抖著雙腳走到他身旁。「柯媽媽,我們先把老大送醫,等一下再告訴你發生了什麼事。」「好好,那…那…我要準備什麼?我現在要做什麼?」「柯媽媽你幫老大拿幾套換洗衣物,我先背老大下去,我開車送你們去醫院!」「好…好…我馬上就好!」顫抖的聲音透露著她的驚慌失措和擔憂恐懼。醫生搶救著休克的他,心肺復甦術、強心針、輸血等醫療處置都用上了,終於讓生命徵象穩定下來,但隨時可能再出狀況,主治醫師這樣告訴他母親,不過後來的話卻讓她站不住,「正常來說,病人應該住進加護病房,不過他之前簽了放棄急救同意書,希望安寧照護,簡單來說就是不做積極治療,讓他盡量免除痛苦方式離開,你們可以討論一下!」阿東扶住了腳步癱軟的她。舜宗的母親眼眶含著淚不想掉下來,用堅定語氣告訴醫師,「把我兒子送到安寧病房吧,我要陪他到最後一刻,醫師謝謝您了!」向醫師深深躹了個躬,淚水無聲崩落在髒污處處的塑膠地板上。再醒來時,舜宗已經躺在安寧病房裡,心裡明白生命在倒數了,戴著呼吸罩,全身軟弱無力,意識還沒完全回復,模糊視線看到母親和阿東都在病房裡,他危顫顫地舉起左手,「老大老大,你終於醒來了!」他快速按下緊急鈴,醫師趕來查看,只簡單說了這句話:「你們就好好陪陪他吧!」舜宗的母親坐在床邊緊握他的手,「老媽,對不起,讓你傷心了,要留下你一個人了!」聲音虛弱且無力。「傻孩子,阿東都告訴我了,為什麼一個人獨自承受著病痛,為什麼不告訴我!」舜宗的母親心疼不捨,對孩子的病痛無能為力,感到痛心自責。「老媽,我真的很不孝……」「你已經很孝順很努力了,是媽媽自己的福薄,你不要再自責了,媽媽會好好照顧自己的,你不用牽掛任何事。」舜宗的母親自責到全身顫抖哭泣,他想起身抱抱傷心難過的母親,只是一動就全身劇烈疼痛,快呼吸不過來,表情痛苦不已,母親撫摸著他盜汗的額頭,「阿宗,你還好吧,你沒事吧,你那裡痛,我去叫醫生過來,你不要激動。阿東,你在哪裡,你快去叫醫師過來。」坐在病房走廊地上的阿東用手背擦去臉上淚水,和舜宗前未婚妻一起走進了病房。「老大,你沒事吧,要不要叫醫師過來!」「不,,,用,不…用,我…我…沒…事!」他不想讓大家擔心。「伯母!」舜宗前未婚妻哽咽地叫著舜宗的母親,聲音明顯哭過。「你怎麼來了,最近好嗎?」「是阿東告訴我的!」她最近好嗎?一點都不好,自從和舜宗分手後,沒有一天好過的,對於伯母的關心,她又紅了眼眶,兩人抽抽噎噎抱著哭了起來。「阿東,你先送伯母回去休息,我留在這裡就好了!」她收起哭泣對阿東說。「不用了,我沒事,我不累,我要留在這裡陪我兒子!」「伯母,先回去休息,明天早一點過來,順便做一些阿宗愛吃的東西過來!」「這樣啊!阿宗你不會有事吧!我怕…我怕…我一走就再也看不到他了!」「媽…媽…你先回去吧!我不會有事的!」「那那~我就先回去,明天我會很早就來看你,你要好好等我來!」「好,好,好,老媽子,謝謝你,再見了!」「謝謝你過來!」「你就是這樣,什麼事都自己承擔,你這樣讓人多擔心嗎?病都這麼嚴重了,還不想告訴我們,我罵了阿東怎麼可以讓你這樣亂來?你要讓全世界的人都覺得對不起你嗎?你太自私太可惡了!」說著說著,她又哭了起來。「對不起,對不起!」「你沒有錯,不要說對不起,我不要你說對不起,我要你…我要你好好活著就好,我要你答應我!」「我再也給不起任何承諾了,對不起!聽說你前陣子身體不好,現在好了沒?」「你現在還有空關心別人!」「不好意思,以前都沒有好好關心你!」「我準備把房子賣掉,然後把錢交給你母親!」「你不用這樣做的,那是留給你的,算是…對你的補償!」「我不要,你也沒有對不起我!我不想繼續住在那裡,在那裡就會一直想起你,我沒辦法忍受想著你,卻又沒辦法見你,我已經搬回家住了!」「好吧,尊重你的決定!代我母親謝謝你!」「你不用謝我,伯母對我像女兒一樣,我以後會常常去探望她!」「謝謝你!希望你早日找到好對象,一個真正愛你的人!」「別說了,我根本無法忘記你,尤其…」她卻言又止。「有什麼事就說吧!」「其實我懷了你的孩子,不過已經沒了,我痛恨自己保不住孩子。分手後,沒辦法好好上班,每天都藉酒消愁,睡也睡不著,得了重感冒,買成藥吃也沒效,連續高燒好多天,被我父母送醫,發現有了三個月身孕,我極力想要生下來,被我父母勸阻,醫師也說孩子畸形機率不小,我放聲大哭,我想要生下來我想要生下來。哭過之後,我狠心決定把孩子流掉,我是不是很自私,我不只怕生下有缺陷的孩子,還想到你不會認這個孩子的,你是完美主義者,絕不容許一絲污點,就連有一點點懷疑也不能容忍,我想就算告訴你,最後勉強在一起,我們也不會幸福的,那無辜的孩子就會很可憐,你現在是不是很恨我?你應該恨我的!」「對不起,我不知道帶給你這麼大的傷害,你沒把孩子生下來是對的,你應該去追求幸福的,不應該讓我或孩子牽絆住,你值得更好的人!」她用力搖了搖頭,趴在舜宗身上用力抱著,淚水不斷滑落在被子上暈染開來,舜宗輕撫著那襲長髮,特有的洗髮精味道傳進鼻腔裡,那股香氣既陌生又熟悉。午夜,舜宗帶著遺憾離世了,母親沒有來得及見他最後一面,他不願母親親眼看著自己的孩子在她面前斷氣。 ______________【Yahoo論壇】係網友、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,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,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>>> 投稿去


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
. . . . 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lunchong73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